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如何排解焦虑的问题?

来源:励志一生 日期:2018-05-16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65 次

如何排解焦虑的问题?

前段时间和邹老师出去玩的时候说到,如果五点下班加班到六点他们就会很生气,周末如果有工作上的事情就会很生气,生气是一种很简单的表达情绪,生气是对应激反应而不满的最简单的一种反应,但是这里面反映出来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生气。

如果你生活在一线城市,加班和周末被工作填满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不会感到惊讶更不会感到有任何不满,就像是一件在日程中已经习惯的事情,但是在二三线很多城市不一样,他们的生活节奏慢,没有被时间裹挟,有更多的时间处理自己其他的事情。

但是人依然是焦虑的,生活在共同一个时代是一样的,哪怕日子过的自给自足,但依旧有值得焦虑的很多事物。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些焦虑感很微小的人了,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年纪,大家都早已被压的喘不过来气,大口喘息,尽力让自己的抗压能力更加强大。但人总有极限,以至于人们需要足够的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让自己舒缓一些。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大脑分为三个层次,最深处是“本我”,是你没有意识到的,还在潜意识中的那些欲望和恐惧,最外面一层是“超我”,就是我们父母和社会的道德和良心,而“自我”是大部分有意识的,用来处理现实问题的,处在本我和超我之间的执行者,本我:欲望和恐惧,自我:现实中的执行者,超我:道德感。

焦虑是一个自身一定会感受到的情绪,它和抑郁不同,人的负面情绪有很多种,人总是说负面情绪带给周围的人和自身一个消极的影响,但真的是如此的吗,人的转折点和后来成功者都需要经过的一个点就是所谓的消化,学习“负面情绪”的一个点,如果没有负面情绪的转折可能没有一个人后来更完善的“自我”,人是不可能在顺风顺水的道路上成就一番事业的,哪怕是不追求物质满足的人,依旧需要无数个转折点让自己得到精神上的升华。

拿自己来说,我人生才度过二十多年,大起大落,人生的转折点可能已经要比一个正常生活成长的三四十岁的人要经历的还要多得多,以至于造成了我如今的一种不同于同龄人,乃至时间跨越十来岁左右的其他人完全的不同。

焦虑和抑郁的最大区别在我看来是,“焦虑是对未来某种不确定的担心”,而“抑郁是对过去曾在已经发生过的悲剧或者说是不好的事情的不满”。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共来说有三种焦虑类型。

对于“自我”来说,最害怕的焦虑是现实焦虑,涉及金钱物质,外部危险,对于周遭世界的焦虑,在我看来是属于最基本焦虑,也是如今现代人每个人都会有的焦虑。

周遭人的步步紧逼,在时间的裹挟中不得不的一直向前奔跑,大环境就是如此,人们都在被人潮中裹挟着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总之其他人都在行动中状态下,自然也不能让自己落下其他人,这样的情况在一线城市尤为明显,天还没亮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天黑了很久终于回到了自己可以放松的住所,却发现根本没有自我思考的时间,第二天的生活继续接踵而至。

还有包括对于外部危险的焦虑,这样的人格多处于被害幻想症中,对于周遭的一切都有很强的警惕性,其实来说这是一种对外部环境的危险焦虑,害怕自然灾害,甚至害怕出门就会倒霉的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死。

在人类繁衍生息到如今的经验来说,人们已经习惯这种“自我”于外部环境之间的现实焦虑,甚至形成了某种抗体,养成了对潜在危险和现实焦虑抵抗的能力,甚至说这种焦虑还能够大大的促进人的行动力,产生一种积极作用。

对于“超我”来说,最害怕的焦虑是道德焦虑,道德焦虑并不是一个人生来既有的,对于大部分来说,道德观的养成是父母从小到大对于孩子灌输的他们所谓正确的道德观念,而这种道德观念后天在经过反抗之后就会形成道德焦虑。

人们在违反道德观念的同时会受到惩罚,更多的是内心对“超我”的产生反应,对于“超我”来说,主要的两种情绪是内疚和羞愧,这两种情绪在违反了“超我”所形成的道德准则时,会出来惩罚自身的行为,就是道德焦虑。

这种类型的焦虑是很正常的一种心理行为,但是一个人过于严苛的道德准则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后果,而且人的自我形成的过程中,会对自己的道德观点产生纠正和重组,对于有清晰价值观念的人可能是不会太痛苦,而往往更多的人从来没有自我思考产生新的价值观,或者更多人的意志力并不坚定,导致焦虑更深的结果。

对于“本我”来说,最害怕的焦虑是神经性焦虑,我又称之为“灵魂震颤”。想解释以下在我的世界里,灵魂震荡是好的,灵魂震颤是不好的。“本我”的焦虑是建立在“自我”对于外部环境所焦虑之上的,如果把“自我”的焦虑形容成蛋糕的最上面的奶油部分的话,那么“本我”的焦虑可能就是最底层贴合底部,吃到最后才会发现的那部分。

而往往对于“本我”的焦虑是并不容易察觉的,人类对于精神世界,对于灵魂的追求和了解是一直持续下去的,人们对于物质成就和科技发展的进步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了,对于人来说好像这些虚无缥缈并不存在于真实物质世界的灵魂是并不重要的,当然人们想追求”本我“精神世界的满足,却因为”自我“对于外部世界的环境,做不到同样是一个正确的事情。

在”本我“中藏着的是最深层次的“自我”的欲望,是一个人最深层的本质人格属性,如果欲望“逃出”精神世界的“牢笼”,但“自我”却承受不住庞大的“能凉”,那么就会产生强烈的神经性焦虑。

耐人寻味并且很复杂的一件事就是,深层次的本质人格属性,藏匿于“本我”也就是“自我”的潜意识中,人的潜意识是一个很神奇的海洋,绝对复杂不了解的领域我们是处于不了解到状态中的,所以有时候我们产生很不解,并不知道为何的焦虑的时候,这种焦虑就是神经性焦虑。

在人格形成的过程中,“自我”和“本我”会产生无数的冲突,最后导致某种病理性的心理疾病,例如,强迫症,人格分裂,密集恐惧症等等。但冲突并不是产生病理的直接原因,往往是因为想要摆脱冲突而来的焦虑而产生的疾病。

文章的最后一个段落,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讲的是怎么面对焦虑,不是人话的专有词汇各种生涩的词汇能够在各种心理学书籍上找到,那些完全看似没什么意义的言语总结,其实有其深处,所以我就不说那些令人厌烦的,并且记不住没什么用的专有词汇了,讲一讲我是怎么样面对焦虑的。

面对“自我”的焦虑,我主要会选择两种方式去排解,抵消产生的焦虑,首先是认知重建,也可以说是避重就轻,因为焦虑本身就是对于未来某种不确定事物未发生状态的担心,而这种担心很重要的一个阶段就是它还未发生,所以不如换个思路想想这件事本身是不是自己本身放大了焦虑,就好比学生时代我们第二天要期末考试,就会紧张的睡不着觉,其实是我们想严重了自己考不好的结果,只是一场考试,放松心态,反而会考得更好。

对于什么样的年龄,所面对的焦虑本身的状态是不同的,但是面对焦虑自我的状态却是相同的,我把这种方式称之为,认知重建或者说就是避重就轻,但这避重就轻来说,是一个褒义词。另外一种方式,依然用考试来举例,其实一起考试并不能意味着终身的结果,而对于今天来说那往往来说就是一次简单的考试而已,放远未来,人生这一场马拉松才只是开始而已。

第二种方式,我会选择转移注意力,但并不是说逃避,而是找到应对焦虑放松的方式,这个时候我往往会选择去买市场买菜,然后花几个小时做一顿自己吃不完的饭菜,但是这个过程对于我来说就是享受并且满足的,因为我的心境足够安静,安静的同时才是够有更好的思考空间,而这时往往我都能对焦虑的结果有一个积极效果。

面对“超我”的焦虑,其实在于我的人生中我对于超我的焦虑很少,可能也不常见,出现的次数微乎其微,这要我的人格说起,我的人格的形成,是自我意识的觉醒状态下,完成的人格完善,而长辈对于我人格的建立,几乎被我推翻的毫厘不剩。

而且我的道德准则一直都是以一个好人的姿态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当中,如果说相对于其他人某种人格来说是好人,而相对于另外其他人却是坏人的相对面在我这里是不存在的,我在《因果》文章中说的很清楚的就是,我不亏欠任何一个人,但我不介意任何人亏欠我,只求无愧于心,而这样的道德准则一直让我的“超我”焦虑几乎不存在。

面对“本我”的焦虑,因人而异,我给不了太多的建议了,精神崩溃时我会选择听“后摇音乐”,这种音乐对于我来说有某种很神奇的能力,它能够安抚我的精神世界得以从不好的状态中走出来,最起码也会起到一个平复的作用,但我一直觉得现代人大多数对于“本我"的焦虑是很少很少,甚至不存在的,更多的是”自我“的焦虑。

最后焦虑使人进步,焦虑并不会像抑郁一样破坏一个人,焦虑的结果是好的,只要能够调节好自己的焦虑。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深度阅读

X

打赏支付方式: